虚构抹杀杯

沉迷绿娃,全世界最爱自己,爱豆是谷山纪章,超级喜欢GR!会做点手工啥的,慢慢升级,网游还是天刀。

沧玄/一方死亡设定注意

很可笑的场景

下着连绵不绝的小雨
气氛沉重而压抑

显而易见,最好的适合葬礼的天气

青灰的墓碑下是没有放置人体的棺材

她不在这儿

那巨大的容器里只拥挤的放着她生前的衣服,看过的书,用过的杯子以及一些零散的东西

她不在这儿

几乎把所有带着她影子的东西都封进了那口棺材里
以及曾占据自己心脏全部的她

一样也没留下

她在哪儿?

我不知道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冬日的晨光里,天气极冷。

我在观察一位浅淡发色的老人,从我的角度能看到他捧着一束深蓝的玫瑰花,脊背挺直头颅微垂,墓碑下长眠的一定是他的爱人。

他把那束花轻轻放到碑前,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说一些正主根本听不到的话,也没有伤心的流着眼泪看向天空。墓碑上没有照片,黑白的也没有,上面只有几行我看不懂的语言构成的字句。

但我能感受到,不是环境影响,不是沉默着的悲伤或心碎
我从哪个老人身上看到的,是一种巨大的压抑着的绝望感,他专注于墓碑的身影仿佛是亘古以来就随着墓碑形成的雕像,不似真人。

风吹过来刮的人脸疼,睁不开眼。

冬日的清晨没有阳光,能看到的是灰白色调的世界。

评论(3)

热度(5)

©虚构抹杀杯 | Powered by LOFTER